果汁大王朱新礼之困:老家已无汇源 债主遍布全

  作为商界传奇大佬之一,朱新礼2018年还是胡润百富榜上身家35亿元的富豪。而在马上就要过去的农历猪年,他却沦为四度被限制消费的“老赖”。汇源果汁面临退市,也已经只剩下不到15天。

  在沂源山区长大的朱新礼,有个回归上游农业的田园梦。汇源农业板块近十年来因此不断大手笔扩张。但在遭遇可口可乐收购汇源失败等事件后,整个汇源集团最终陷入了一场捉襟见肘的资金困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采访、调查获悉,汇源近年大力规划的农业项目,计划投资数额多则数十亿元,少则几千万元,但其中多数项目进展缓慢、定位不清,有的更是直接搁浅。

  在朱新礼的沂源老家,已经没有汇源和他家人的身影,但在全国各地,朱新礼却有着众多前途不明的项目和着急的债主。

  于是,这些债主也在感叹年关难过。“每次要账,汇源就五万、十万地还。”年底了,还在为钱着急的山东苗木商老李纳闷,这么大的企业、这么大的项目,为何落得如此境地?

  朱新礼曾说,企业要当“猪一样卖”。但在马上就要过去的猪年,他可能已没什么“猪”可卖,至少在他的老家是这么个情况。

  “在东里、沂源就没有汇源了,牌子是以前的,只是没来得及更换。”1月上旬,提到汇源在当地的投资情况,沂源县东里镇政府一位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

  这位东里镇政府人士提到的“牌子”,是汇源厂区门口的鎏金大字——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淄博汇源)。

  这个厂区位于沂蒙山区深处的东里东村,这里是朱新礼的老家,也是他发迹之地。

  1992年春天,朱新礼辞掉公职,接手了一家负债累累、已3年发不出工资的县办罐头厂。

  同年6月,汇源集团的前身“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成立。朱新礼自筹资金,利用补偿贸易的方式,从德国和瑞典引进了全球先进的浓缩果汁生产线和无菌冷灌装生产线月,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注册成立。9个月后(1994年10月),朱新礼带领30余人的队伍来到北京顺义,正式创办了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在北京设厂后,朱新礼治下的汇源品牌斥巨资拿下央视新闻联播5秒标版广告权。正是这个外人当时不理解的决定,打开了汇源在全国的知名度。1998年,汇源开始在全国各地建厂,“果汁帝国”初具规模。

  如今,虽然“淄博汇源”的招牌仍被贴在东里镇厂区门口,但工商资料显示,朱新礼起家所创办的淄博汇源,已经处于“吊销,未注销”状态。

  厂区里仍有两条液体奶生产线,“汇源”字样的标识也依然悬挂在厂区内显眼位置。只不过,朱新礼已不再是这里的主人。

  上述政府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东里镇,“和朱新礼有关的,目前就只有两家企业,一个是永新实业,一个是新明食品”。

  永新实业的全称是山东省永新实业有限公司。从工商资料来看,朱新礼在这家公司持股60%,朱新礼的女儿朱圣琴和朱新礼的三弟朱新学分别持股20%。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为汇源提供纸箱等包装产品。

  相比于朱新礼控股的永新实业,在淄博汇源厂区内的另一家企业,新明食品(全称为山东新明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却早已更换门庭。虽然它仍被一些当地人看作汇源子公司,但谈起新明食品和汇源的关系时,公司一位高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没什么关系了。”

  让朱新礼的老乡们想不到的是,从现有信息来看,从2015年开始,“汇源”就已经和老家渐行渐远。

  在淄博汇源的门口,左侧的招牌是淄博汇源,另一边则悬挂着新明食品的牌子。厂区里,多名员工身穿印有“汇源”的工服,但他们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自己的工资收入来自新明食品。

  沂源县政府网站上的文件显示,2017年8月27日的东里镇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提出过全力支持包括汇源、新明、永新等骨干企业做大做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启信宝信息发现,早在2015年7月份,新明食品就已脱离汇源体系。在当时的一次变更中,新明食品的股东(发起人)由“鲁中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方正富邦创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之后,又相继变更为灵宝惠客饮品有限公司、国民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民信托)。

  也就是说,从2015年7月起,新明食品就已经不再是“汇源系”成员。对于转让原因,一名仍在汇源系任职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应该是公司计划,但什么时候变更的,“还真不清楚”。

  朱新礼被限制消费的麻烦,肇始于新明食品的新股东国民信托。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信息显示,朱新礼最早于2019年2月因国民信托申请执行公证债权文书一案,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而早在申请对朱新礼和汇源集团强制执行之前,国民信托就已成为汇源系多家公司的控制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除新明食品外,国民信托全资持股的原“汇源系”公司包括: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别尝试联系汇源集团和国民信托方面,但未获回应。

  来自汇源集团内部的消息称,关于外界对朱新礼和汇源的报道,和实际情况多少有偏差。不过,对这个“果汁巨头”来说,缺钱却也是不争的事实。汇源果汁2017年中报显示,其总负债规模已达115.18亿元。

  2018年7月20日,港交所再次发函称,倘若汇源果汁未能于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复牌条件,则港交所上市部将建议展开取消其上市地位的程序。

  汇源果汁的退市危机牵出了整个汇源集团的资金困境,而对于农民出身的朱新礼来说,这一切肇始于他对上游农业产业的执着。

  “出售汇源果汁饮料灌装业务的目的是,把筹集的179.2亿港元投入到更上游的现代农业,帮助中国更多农村、农民实现规模化,科技化与品牌化经营。同时,还可以借助可口可乐在全球的营销网络,把中国的浓缩果汁和果浆输送到全球100多个国家去。”提到当年汇源果汁卖身可口可乐的目的,朱新礼曾经这样表示。

  尽管可口可乐的收购计划搁浅,但汇源布局上游农业的计划没有停止,这也成为了汇源多米诺骨牌倒塌的一个重要原因。

  食品饮料分析师韩亮对此表示,可口可乐收购案失败后,汇源实际上很难具备继续扩张上游的资金实力,但由于一些大型项目已经上马,汇源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扩张,直到资金链的最终断裂。

  2007年以后,汇源集团在全国多地展开了农业项目的规划与投资。2011年,汇源开启布局有机农业项目。2013年,成立北京汇源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源农业公司)成立,与汇源果汁、汇源果业、汇源投资、汇源金融共同构成了汇源集团的5大产业板块。

  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汇源已经在全国落地20多个农业产业园区,地跨黑龙江、辽宁、山东、河北、陕西、江苏、云南、新疆等,它们多隶属于汇源农业公司。

  与全国多地广撒网相伴的是,汇源农业项目涉及的行业范围也不断被拓宽。按照朱新礼的计划,汇源“大农业”的产业结构不仅要包括种植、养殖、加工,还包括旅游观光、度假休闲、商贸物流等,是农工商高度融合、一二三产业互相支撑的现代农业。

  汇源伊春绿色产业谷项目开启,拟用5年时间在种植、养殖、加工、会展、物流、养生、旅游等多个产业领域展开建设,计划投资75亿元;

  汇源集团与云南省普洱市人民政府签订了项目投资协议,项目计划投资50亿元,建设内容包括水果蔬菜种植、特色畜禽养殖等

  多则数十亿,少则数十万,近十年间,汇源集团在全国发起的农业项目数不胜数,它们多落地在经济欠发达地区,且背后均有各地政府招商引资的背景。

  “大搞投资建设,引发产能过剩,最后导致管理问题和资金链断裂,这是过去几年里不少民营企业的通病,汇源的元气大伤也是如此。”韩亮认为,加上近几年金融贷款开始明显收缩,同样导致了汇源资金困局的加速显现。

  在刚刚过去的2019里,多个汇源农业项目出现问题集中爆发,随即将汇源近十年的投资残局推到了人们眼前。

  记者注意到,汇源农业公司旗下位于黑龙江伊春、虎林市和尚志的多家子(孙)公司已因拖欠账款等问题,被法院列为失信企业或被法院强制执行。汇源位于陕西、山东、吉林和河南的多个农业项目,在立项签约之后,记者便再查阅不到具体进展。

  伴随着农业项目的相继搁浅,汇源集团最终留下了不少半途而废的项目公司和供应商债权人。

  “汇源方面一直有人在和我们沟通,每次要账,汇源就5万、10万地还。我之前还想,这么大的企业不至于还不上几十万。”临沂市鑫尚果品苗木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老李(化名),就是汇源农业公司的债权人之一。

  几年前,汇源方面从老李的公司购置了上千万元的果苗,用于在陕西千阳投资的苹果苗木示范基地项目。而本应在2018年到期的账款,汇源方面却一拖再拖。截至目前,老李称汇源方面还欠他100万元。

  陕西千阳市农业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上述苹果园项目是千阳此前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但该项目已经停摆多时,背后原因并不清楚。汇源农业公司此前规划的投资额为1亿元。

  谈到汇源及朱新礼能否度过这次危机,韩亮表示:“一艘航母调头和一个小驴车调头,难度肯定是不一样的。汇源的的资金和企业运营情况,眼下已经到了最艰难的时间段,这已经不是汇源自身可以解决的问题,未来不排除国家队介入的可能。”

  老李却等不及了,100万元对他的生意不是小数目,年关将至,老李正计划着再去趟陕西,向法院申请对汇源的强制执行。但排在他前面的还有更多更巨额的官司,比如去年9月,招商银行就已经向法院申请查封、扣押、冻结朱新礼旗下企业共计41亿元资产。